当前位置:化工图书网健康活得体面才是最大的美感
活得体面才是最大的美感
2022-09-13

前几天著名学者周国平所发的一条微博遭受广泛质疑,他说:“我的意思不是要女人回到家庭里。妇女解放,男女平权,我都赞成。女子才华出众,成就非凡,我很欣赏。但是,一个女人才华再高,成就再大,倘若她不肯或不会做一个温柔的情人,体贴的妻子,慈爱的母亲,她给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。”

在周先生的眼里,女人的存在必须是有所依附的,不是一个“温柔的情人”,就要是一个“体贴的妻子”,再或者“慈爱的母亲”,否则,若是不能为男人所用,原有的魅力就像雕塑上的油彩斑驳脱落,露出里面粗鄙的泥胎。

千百年来,男人们一直这样为女人洗脑,区别只在于以前是赤裸裸的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“女人要遵从三纲四德”,现在则变成了更有隐蔽性的“温柔一刀”,苦口婆心劝告女人要实现自我价值。而这个自我价值,就是成为情人、妻子和母亲。说来说去,还是在男人的需要中找存在感。

甚至连女人自己,也难免跳入这样的窠臼。有个女人离婚了,自己带着孩子,因为收入不低,她把自己和孩子都照顾得非常好,家人的支持也帮她解决了很多困难,让她可以生活得很幸福。可她身边有位朋友,就是不相信她会像看起来那样乐观和自信,因为在她的价值观里,离婚的女人就等于贬值。

著名妇产科专家林巧稚终身未婚,既不是温柔的情人,也不是体贴的妻子,更没有成为慈爱的母亲,可她一生亲手接生了5万多个小生命,成为妇产科医学的开拓者。

1921年,她为求学,年近20岁报考协和医学院,家人担心她毕业后年纪大嫁不出去,她说:“那我就一辈子不嫁!”毕业后因学业优异留校任职,然而聘书中规定:“聘任期间凡结婚、怀孕、生育者,作自动解除聘约论。”林巧稚接下聘书,就等于是在自己的事业和爱情婚姻之间做出了选择。她选择了事业,成就了自己充实伟大的一生。

美国著名影星伊丽莎白·泰勒一生共结婚8次,每一次都是真爱。“我只跟自己的丈夫睡觉”,她对爱情就像孩子一样,眷恋忠诚恒定的关系,于是她把每个打算与之同床共枕的对象都拉进了婚姻的殿堂。她永远真诚炙热,毫无保留。

泰勒为爱情而狂热,却不会让爱情的狂热撼动她强大的自我。爱情里她我行我素,不骗人,也不自欺。她曾一度爱上一个59岁的政治专栏作家,在一次为政府要人召开的晚宴上,作家想在情人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人脉,提出为泰勒引荐一些高官。泰勒没有像很多被爱冲昏了头脑的女人那样,完全听从丈夫的安排,相反,她说:“只要我愿意,他们会自己走过来作自我介绍,根本用不着什么人引荐。”

“无论我多么恨一个男人,也不会把他送的钻石还给他。”这是泰勒说过的著名的一句话,她一生中的最爱理查德·伯顿在她40岁生日那年,买下一颗7克拉的梨形巨钻送给她,取名“泰勒·伯顿”。无论爱他还是恨他,这颗钻石她从未还给他。她从不撇清自己的需求,她爱钻石,也爱男人,没有了男人,留下钻石也是好的。

当我们把关注的焦点都放到她的8段婚姻所带来的娱乐性,就会忽视这个女人强大的内心给我们的启示:你可以看到我的美,也可以拥有我的美,但是,我不是为你而绽放,我是为了我自己。

真正优秀的女性并不以地位和金钱作为衡量标准,不以男人作为自己的价值体系。她们在自己的世界中成长、生活、出发,她们也会成为情人、妻子、母亲,但那必须是她们自己想要的,而非用来取悦任何人的手段。

人,都应该成为自己。做人,无论选择何种职业、何种生活方式,都要活得体面、有尊严,这才是最大的美感。